兰斯大教堂 传说中的神迹

兰斯大教堂 传说中的神迹

法国的香槟-阿登大区(Champagne-Ardenne),可以探访的文化遗产非常丰富,第一要去见识的当属兰斯大教堂(La Cathédrale de Reims),她在法国历史上有着特殊的意义。站在教堂的广场上,望着这座历经火灾和炮弹的摧毁而从未倒下的建筑,虽然永远在修缮中,却丝毫不影响她威严和神圣的气势,传说中的神迹历历在目地刻画在这座历史的见证物上。

 

三十位以上的国王在此接受主教加冕而成为法兰西国王。第一位在此受加冕的国王是816年查理曼大帝的儿子虔诚的路易(Louis le Pieux),最后一位是1825年的查理十世(Charles X),仅有几位国王是在别处教堂接受加冕。就像今天的总统要经过民主选举才被承认合法资格,过去国王一定经过神圣的仪式才能被承认,因为当时的人们都认为君权是神授予的。

即将登基的国王一行要在节日或者礼拜日的前一天乘马车赶到兰斯,住在教堂隔壁的主教宫(Palais du Tau)。在很多时候这些即将登基的国王还是孩童,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左右就被主教叫醒,要穿著打扮准备三个小时,然后由主教引领着去旁边教堂加冕。加冕之后就获得了神的庇护和授权,为了证明给百姓看神赋予的能力,国王在被加冕的第二天要行神迹,用神迹治愈他的子民。

 

鸽子衔圣油瓶 (la colombe et la Saint-Ampoule)

传说在1500年前,法兰克人的王克洛维一世与信仰天主教的勃艮第公主克洛蒂尔德成婚。克洛蒂尔德一直希望克洛维皈依天主教,她拜托主教雷米用间接的方式开导他。496年(亦有说498年)克洛维在多勒比亚克与阿拉曼尼人交战处于十分不利时,向克洛蒂尔德信仰的主祈祷,并发愿如果他这次打胜仗就皈依天主教,结果大获全胜,于是就来到兰斯皈依天主教。受洗的时候有一样东西很重要,那就是需要把代表神恩赐的圣油涂在额头,才表明被神庇护。根据后来兰斯主教Hincmar 876年的记载,当时兰斯的主教雷米给克洛维国王洗礼时,因为信众太多,造成拥堵,执事没能准时将圣油瓶传到雷米手中,这时天空中圣灵化作一只鸽子衔着一只圣油瓶穿过人群,把圣油传到主教雷米手中。在克洛维受洗礼后,他不并确定他的士兵们是否愿意跟他一样皈依天主教,结果他还没开口,神迹又出现了,3000多部下齐声喊出愿意信奉耶稣基督,在克洛维之后纷纷跳入洗礼池中得到洗礼。

 

此后的每一位国王受加冕,在仪式上都会有护卫队专门护送圣油瓶到现场,因为是神赐圣油 (Saint Chrême),每次只用金针挑起瓶子里面很少的一点点固体状的油与橄榄油调和成圣油,然后由主教(Archevêque)亲自给国王涂圣油,接受神的恩赐。

 

圣油瓶的命运

这个装有圣油的小瓶子于1793年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在广场上被当众摔毁,圣油也被毁掉。那么是不是圣油不存在了呢?非也!原来人算不如天算,在前一天有市政府的人通知了圣雷米修道院的神父先留出了一点圣油保存好,所以第二天虽然圣油瓶被当众毁掉了,但是真正的天赐圣油至今还保存在圣雷米修道院里。最后一次使用是在1825年查理十世的加冕仪式上。

 

圣女贞德引领查理七世受洗

查理七世来兰斯受加冕还要从圣女贞德(Jeanne D'Arc)所具有的超能力说起。虔诚信主的贞德在十三岁的时候听到显灵的圣米歇尔、圣玛格丽特和圣卡特琳,命她引领太子到兰斯接受加冕,并且把英国人逐出法国。不过她从没跟任何人讲。后来的几年中她经常听到同样的声音,十六岁那年,也就是1428年,她跟叔叔说起这事,叔叔就带她去见附近城堡的长官,长官认为她出现了幻觉,让他叔叔把她带回家揍一顿就好了。可是第二年英国人打到她的家乡洛林了,当贞德第三次找到这位长官的时候,他才肯派兵护送贞德前往太子所在的布尔日王国(Bourges)。到达希农城堡(Château Chinon)的时候,贞德在大厅的众人中间一下子认出从未见过的太子,径直走过去,要知道太子长得并不是太威严,而且被人怀疑是私生子,并且那天是另一位扮演他的角色,他本人故意混在其他人中间。太子很吃惊地看到贞德认出他,并对他说是天上的王们命她引领着这位去兰斯接受加冕。1429年7月17日,在贞德的引领下,布尔日的查理在兰斯大教堂受加冕成为法兰西查理七世国王。现在在兰斯大教堂的里面和外面各有一尊贞德雕像。

 

主教圣尼盖兹吓跑汪达尔人 (Saint Nicaise faire fuir les vandales)

除了国王受洗被加冕的故事,传说中主教圣尼盖兹的故事也非常感人。在教堂圣者之门的门楣雕塑上有圣尼盖兹捧着自己头颅的雕像。407年的时候他是兰斯的主教,在不信神的汪达尔人入侵的时候,为了保护教徒们,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逃跑,他和妹妹一起唱着圣歌勇敢地站在教堂的门口等待汪达尔人的到来,汪达尔人用利剑砍下他的头,当时跪着的他却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头颅,用手捧着,边站立起来行至自己的墓穴,边讲完对主祈祷的话,把自己的头颅放在自己的墓穴才倒下。那个时代人们一般都有自己的家族墓地,据考证他的墓穴在距离教堂两三公里以外。这一场面令汪达尔人胆寒,在杀害了几位圣徒之后,他们没敢占领兰斯就落荒而逃了。

 

大教堂高处的国王塑像

在教堂玫瑰窗的上方是国王雕塑廊,这里雕塑了56位国王,比在兰斯加冕的国王要多,比法国历史上的国王也多,这些雕塑并没有名字,据中世纪史专家Patrick Demouy教授解释,“实际上这些不是地上的王,这些被选中的国王,是上帝心目中的王,是那个象征永恒的国度,从一开始就跟神联系在一起的,在这种高度上建的国王雕塑廊,是上帝和他的意志的体现

分享到: 
品·文化西方艺术西方艺术-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