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开朗基罗《创世纪》(下)

米开朗基罗《创世纪》(下)

米开朗基罗《创世纪》(下)

作者:周苓

有些史学家们难以相信整个《创世纪》的构思来自米开朗基罗自己;认为他可能求助于教廷神学家;也有学者相信艺术家自己的构思。不论如何,信仰虔诚如米开朗基罗者,他的一切创作泉源必定还是来自于神的启发(注58)。西斯汀礼拜堂原本就是依照《列王纪》所描述的所罗门王圣殿的比例(60:20:30)所建,罗马教廷藉此强调自身在宗教承继上的正统性。而米开朗基罗绘制的《创世纪》,从神的开天辟地,神与人之间的誓约到人类的堕落与未来救赎,可说更为宏观的注译了宗教的意涵,并将与三十多年后完成的《最后的审判》结合,共同组成一首伟大的宇宙史诗。

在结构上,米开朗基罗采用象征三位一体的数字“三”来划分天顶为左中右三行,中央《创世纪》故事部份又分为大小轮替的九个画面,每三个图为一个组,分别描绘《神创世》、《造人与原罪》、《诺亚的故事》(注59)。
 
第一部份的《创世》
《创世》过程被简化成三个场景﹕“创造光”、“创造日月与植物”、“分开陆地和海洋”。创世主,这宇宙最古老的生命是什么形像呢?米开朗基罗将祂化身为一个白发长须的老人;相貌威严,身形魁梧,挥手间带着无比威势。
第一个画面描述的是“混沌之初,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这里的“光”显然不是来源于日月星辰,而是来自主神的一念。在柏拉图理论中,“光”代表着最高的智慧与真理。‘神觉得光很美好,就把光和黑暗分开’。也就是说,神给人造的世界是二元的,有了光明与黑暗,在表现上就有了昼、夜;但在另一层意义上也有了阴、阳,正、负,既对比又互补的“相生相克”的特性。

《创造日月》
第二个画面中,《神创造了日月》。既然已有了光明与黑暗,为什么还需要日月呢?因为天体规律运行产生的周期,可以给人时间的概念,作为人类生活作息的依据,进而在其中看到万物消长、成住坏灭的循环。画面中造物主出现两次,先以万钧的气势在从右边向我们迎面而来,一手指向前,一手指向后,威严的指挥着日月的形成和归位;然后向左转身离去,似乎急于下一步骤。这一来一往之间交待了时、空的差距与行动的连带关系。而这创造日月的一幕已足以代表米开朗基罗作品的典型风格﹕从构图动势到人物的外形、神态都流露出一种坚强意志与威严的震慑力量,当时人称为“terribilità”。
接下来的《分开陆地与海洋》相对较为平静﹕主神漂浮于辽阔的海面上,慈悲俯察着自己的刚刚完成的杰作。鼓胀的斗篷和拥簇的天使能增加视觉上的份量。
 
第二部份《人类的创造与堕落》

《创造亚当》
这部份包括《创造亚当》、《创造夏娃》与《人类的堕落(失乐园)》是《创世纪》故事的核心,也正好位于整个壁画的中央位置,特别是背景空旷明亮的《创造亚当》最为显眼。
《创造亚当》是一幅表现了神与人之间神圣关系的经典画面。米开朗基罗描绘的不是造人的过程,而是一个已经形成的完美人体斜倚在土坡上,这个刚刚得到灵魂和自我意识的男人—亚当,正在接受创世主所赐予的人生命应该具备的一切。米开朗基罗没有采用旧约记载的“上帝对亚当鼻孔吹了一口气”的情节,而是采用更符合视觉美感的、更具有象征内涵的构图。画面中神与人各自占了份量相当的左右两块面积﹕一边是位置较高、具有强大意志与积极力量,但威严与慈悲同在的主神;一边是初生而略显无力,但对神的赐予充满期待的神之子—人。米开朗基罗保留了中间的空旷地带,用以突显两者以手臂相连的戏剧性时刻,而且就停留在食指几乎互相碰触的前一瞬间。咫尺的距离,却给予人无穷的想象。这个连结又好似脐带关系﹕人来自于神。但是神为什么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人?人为何如此特殊?神给了人什么?人有什么使命?这或许要等到《最后的审判》到来,一切真相大白时,世人才会惊觉悔悟。其实《创世纪》不只是描述人与世界的来源,也隐含了主神与人立下誓约以完成救赎的历史。
有个值得注意的小细节﹕造物主巨大的斗篷中除了许多小天使,还多了一位女性,这女人正是下一幕要出现的夏娃。这也符合了柏拉图主义的观点﹕人间有的,在上界早已先天存在。一切都在主神的计划中。
在《创造夏娃》中,神几乎占了画面的三分之一,祂抬起厚实的手臂将女人从沉睡的亚当体中唤出。谦卑顺从的女人貌似祈求,神像慈父般的给予教导。
到了《亚当、夏娃受诱惑与堕落》情节时,米开朗基罗以一棵智慧之树将故事的前后因果作了分割。左边是受蛇诱惑正在摘取禁果的亚当夫妇;右边是被发现违反禁令而遭天使驱逐的二人。神造的世界中,由于正负因素同时存在,所以也有不善的变异生命,如撒旦或蛇之类。画中的女身蛇缠绕在树上诱惑夏娃,然而与旧约叙述不同的是,亚当是自己主动摘取果实,而夏娃反而被动的转身接过蛇递给她的禁果。其实,神造人的时候,也给了人自由意志。所以人的为与不为。是人自己的选择,因此也要自己承受后果。

《堕落与失乐园》

违反禁令被逐出伊甸园的亚当、夏娃变得丑陋。
偷吃了禁果的亚当夏娃有了性意识,发现自己赤身露体很难为情。由于思想不再纯净,也不能在伊甸园待了(神的境界没有七情六欲)。天使将他们驱逐至园外的蛮荒的世界,生存面临困难。按上帝的惩罚,男人必需付出血汗劳力才能换得温饱,女人必需忍受怀孕生产的痛苦才能繁衍后代。更重要的是,他们“来自尘土,必需归于尘土”,也就是必需面对死亡(注60),后世子孙代代如此。这也是人类“原罪”的由来。米开朗基罗将二人犯罪后的相貌表情变得衰老而丑陋,也是其理念《容貌是美德的表征》的再次表现。
 
第三个部份《诺亚的故事》
这个主题包括了《诺亚的献祭》、《大洪水》和《诺亚酒醉》,也是整个壁画中最早完成的部份。其中主画面《大洪水》中人物有60多人,艺术家表现了人们被洪水冲散并奋力求生的情景。他把人群有条理的分成远近不同的区块,每一个部份以简扼高效的方式表现了悲怆性,强调多是灾难中人与人之间的友爱和互助(如前景的互相扶持和右边老者救人上岸),也有少部份描写了为求生不择手段的人性之恶(如中央小船上的打斗)。左边一个年轻人正努力爬上一棵光秃秃又倾斜的树干,然而在暴涨的水势中显得如此脆弱;观众可以想象,即使他们获得暂时的安全,最终仍是难逃灭顶的命运。只有远处正平稳驶离的方舟,和以及舟上窗口那只将会回报佳音的白鸽,象征了善人获救的希望。

《创世纪》《诺亚的故事》中的大洪水。
《诺亚献祭》和《诺亚酒醉》都在洪水退去之后发生的事,由于《大洪水》需要较大的画幅,米开朗基罗把它们安排在《大洪水》前后两个小的画面中,而不是按照故事的顺序。《献祭》描写诺亚一家人获救后杀牛宰羊准备向神献祭的情景;《诺亚酒醉》则表现了诺亚在葡萄园醉酒失态时三个儿子的不同态度。米开朗基罗在此仿中世纪的叙事画法画出两个诺亚,一个勤奋工作,一个行为失当;意指即使正直如诺亚着,若不注意也可能落入罪恶。而三个儿子对于父亲的狼狈处境,有迕慢不敬的,也有体谅维护的;而诺亚愤怒下诅咒了迕慢的子孙。故事的教训应是﹕即使人类在遭到毁灭性灾难后幸存、继续繁衍,若不知敬天修德,仍会带着罪恶因子走向败坏,在“成住坏灭”规律中面临下一次的淘汰。
 
《先知与女巫》
围绕在中央《创世纪》四周的三角穹隅间有十二个古代的预言家,包括七位希伯来先知和五位异教女祭司,他们都预见并记载了耶稣降世与未来的救赎。米开朗基罗选择了《旧约》《大先知书》的四位作者—以赛亚、耶瑞米、以西结和但以理,及《小先知书》中的约珥、撒迦利亚、约拿三位。

先知以西结

先知约珥
并根据拉克坦提乌斯的著作《Institution Divines》中挑选了最著名的五位异教女祭司﹕德尔菲、厄利垂亚、库玛、波斯和利比亚的女祭司。这些巨大的预言家尺寸甚至超过《创世纪》图象中的人物,形貌庄严生动,却又各不相同,男、女、老、少、美、丑都有;正面、侧面、背面、仰首,低头,回首的各种角度俱全。除了约拿和耶瑞米之外,每个人都伴有卷册,或展卷阅读,或振笔疾书,或掩册稍息,或翻页查寻,或转身放置…,有专注于著述的,的也有分神和身后天使互动的。虽然都是坐姿,米开朗基罗却能他们的动势达到最丰富变化,变化时又能自然而不造作。

德尔菲女巫

厄利垂亚女巫

库玛女巫

利比亚女巫
没有书卷的两位先知中,除了耶瑞米(可能是米氏的自我投射)自顾低头沉思之外,以约拿的位置和表现手法最为独特。他被安排在祭坛的正上方,这是一个从中央斗拱上方向前弯曲连结到天顶的凹弧壁面,绘制的图象很难不受曲面影响而变形。而天才如米开朗基罗者,却能以“前缩法”将约拿的身体画成向后仰、两腿向前突出的姿态,正好和向前弯的壁面在视觉上互相抵消,反而更为立体生动。
约拿在众多的先知中地位并不突出。他一直逃避上帝给他的使命,以致被大鱼吞入腹内三天。当他悟到天命终不可违,便前往去尼尼微城警告当地人悔过向善,否则将遭毁灭。当尼城君王百姓都真心悔过,上帝将灾难免除时,约拿又埋怨上帝让他没面子(因为灾难没有发生)。上帝最后用一棵小树来点化人心太重的约拿﹕‘你对一颗小树尚且吝惜,何况尼尼微这座大城里面有十二万无辜的孩童和众多牲畜呢,我能不怜惜吗?’

米开朗基罗者以“前缩法”将约拿的身体画成向后出的姿态,正好和向前弯的壁面在视觉上互相抵消,不仅自然而且更为立体生动。约拿向后仰头,仿佛正在和神讨价还价。
米开朗基罗把先知约拿画的尤为巨大,他向后仰头仿佛正在和神讨价还价,身边陪衬的不是书籍,而是故事中的大鱼和小树。米开朗基罗把约拿安排在壁画的底端中央位置,或许纯粹为解决视觉的问题,或许让他的故事提醒我们,在信仰或修炼的过程中,人心是难免的,但要信赖你的主,奉行神的旨意,完成约定的使命,因为神的旨意必然是善的,垂怜众生的。
 
注58:“…好的画──米开朗基罗说,…迫近神而和而结合……它只是神的完美的钞本,神的画笔的阴影,神的音乐,神的旋律……因此,一个画家成为伟大的巧妙的大师还是不够。我想他的生活应当是纯洁的,神圣的,使神明的精神得以统治他的思想……”罗曼.罗兰着《米开朗基罗传》。p.126
注59:顺序的安排是和礼拜堂本身的功能也关的,如创世的部份安排在教皇举行仪式的祭坛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缘故;而人间的故事则放在群众席的另一端。
注60﹕按《法轮大法》经书中指出,在神的眼中,三界就是土(分子这层粒子)造的。所以《来自尘土,必归于尘土》比照东方说法,就蕴涵了“在三界中轮回转世之苦”的内涵。 虽然西方宗教不提轮回转世,但是轮回转世的说法也被越来越多的现代西方人所研究和接受。

 

分享到: 
品·文化西方艺术西方艺术-内容